• 那你说说看,哪个国家什么时候是由劳动者主导的?[哈哈] 2019-02-21
  • 孟祥锋出席中央和国家机关党校2018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并讲话 2019-02-21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安徽彩票十一选五 -> 都市言情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安徽15选五开奖结果:正文 1425 朕绝对不会宫斗(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说到这里的司徒景台一看自己心爱的姑娘还趴在地上呢,那心里就不落忍了,赶忙扶起来不说,还给胳膊一圈,虚护在了怀中了。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睛瞅瞅上座的皇兄,发现对方也只是淡淡的看着,并没有对他的此种行为发表异议之后……那胆子就大了几分。

        于是司徒景台就继续说了下去:“皇兄,这事儿吧,真的不能赖步姑娘的?!?br />
        “你看吧,那西岳国的人明白了杀人就杀了,打着两国建交的幌子,搞特权呢?!?br />
        “就跟步姑娘说的,那个外交豁免权,对就是豁免权那一套?!?br />
        “但是呢,咱们大魏国可从来都没规定有这个啊?!?br />
        “可那鸿胪寺卿那老小子,不地道啊,想着就这么混过去,不担职责,也不会把事情闹大?!?br />
        “他想的倒是挺好,觉得一个小跑堂的就是无权无势,死了白死?!?br />
        “可是他不知道,这人是谁手底下的?!?br />
        “这可是荣发商贸的活计,人家也是有家人,有商贸行撑腰的?!?br />
        “这步姑娘呢就是善良,人又仗义。既然没有人替咱们大魏国的百姓撑腰了,那么他们商贸行就替这小伙计撑腰?!?br />
        “这不,这事儿才七绕八拐的找到本王的头上了吗?!?br />
        “这宫禁护卫,禁卫三所,也是本王的职责分派之内的事儿?!?br />
        “皇弟发一句话,底下的人不也就照办了吗?!?br />
        “皇兄,你莫要为难步姑娘啊?!?br />
        话说完了,护着步姑娘的司徒景台就巴巴的望向了高台上的司徒景明。

        而这哥俩在对视了许久逍遥王被顾峥犀利的眼神逼视的忍不住低下头来的时候,龙椅上的顾峥就笑出了声。

        “哈哈哈……”

        这是从胸腔之中发出的声音,笑声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以及难以理喻,让这个大殿之中也只有帝王的笑声。

        而这种包含着深意的笑,在传到殿外,那些现在还依然跪在大殿门边的禁卫军的统领的耳朵中的时候,一直呈现着叩拜的姿态的禁卫们,却是将自己跪趴的姿势放的更低了几分。

        帝王之势,雷霆万钧,无需嘶吼,不怒自威啊。

        这笑……笑的人心惊。

        待到顾峥痛快的笑完了之后,他手边的那个九龙戏珠彩绘盖碗茶杯终于连盖子带底子的……被其掷在了大殿之下。

        ‘咣啷啷!’

        ‘哗啦’

        正砸在司徒景台的脚边,当中的茶水,碎裂的瓷片,就在这大殿之中的青玉石板路上绽放了开来。

        “司徒景台,你真不愧是朕的好弟弟??!”

        “禁卫军,是皇弟你的军队吗?”

        “禁卫三所,万人护卫部队,现如今已经全归你的调派了?”

        “那么朕的亲弟弟,你来告诉朕,这些禁卫军是谁交到你的手中的,又是谁出于兄弟之间的新任,对你委以如此的重任的?!?br />
        “朕将所有的信任都给了你,逍遥王?!?br />
        “但是你呢?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来回报朕对于你的信任的?”

        “朕的好弟弟啊,今日,你能为了一个女人,枉顾身上的重责,枉顾兄弟皇兄的信任,枉顾朝廷的法度,枉顾祖宗的家法,做出如此荒谬的事情?!?br />
        “那么明日里会不会因为旁的人,旁的事儿,就将置身于这座大殿之上,你的那位在你的心底之中并无什么分量的皇兄我,给出卖个干干净净呢?”

        “不是,皇兄,我……”听到顾峥如此的质问,司徒景台是真的慌了。

        平日间他那个比他大了足足有八岁的哥哥特别的疼他,只要他撒个娇,多大的事儿看在一奶同胞的兄弟的份儿上,他的皇帝大哥都能让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现在,司徒景台却是觉得,如今坐在台上的那个男人,怕是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了。

        只是让一个女人混入到了太和殿,还是一个有理由如此说……也算是说得过去的小事儿,他的这位一改常态的皇兄,竟然就发了雷霆之怒。

        这,前后的变化也太大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司徒景台被顾峥的态度弄得方寸大乱,乱糟糟的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时候,坐在龙椅上一点也不受其影响的顾峥却是又严声厉色的继续问道:“还是说,其实你所做的一切……都有人指使的?”

        说到这里的顾峥将身体往后一仰,用一种近乎于空灵的声音……蛊惑道:“说罢,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是咱们那位怎么都闲不下来,有着操不完的心的太后娘娘,还是即将成为皇弟姻亲的大魏国首辅郑浮梁郑国舅的唆使?!?br />
        这些话被顾峥如此简单的说出了口,却让那群跪在门外的人彻底的匍匐在了地上。

        这一行六人能在禁卫军如此重要的岗位之中被选拔出来,每一个人的身手都是不凡的。

        但就这简短的两句话,却让这一行人吓到浑身颤栗,不敢直视天颜的地步。

        可见这几句话语的分量之重,信息量之大,已经超出了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应当听到耳朵之中的分量。

        而这种分量,同样也不在司徒景台的心理承受范围之内。

        在听到顾峥如此说了之后,这位只剩下惊慌的逍遥王,竟连一旁的步姑娘也顾不得护着了,他情急之下竟是往顾峥所在的方向挪动了两步,带着急切的神色打算为自己辩解两句。

        “不是,皇兄,没有?。。?!”

        此时的顾峥是绝对不会给殿下的司徒景台以任何的机会的。

        在他看来,这个司徒景明对于如何做好一个帝王是毫无心得的。

        这个就摆在眼前的大好的机会,他顾峥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军权绝对不能旁落,更何况他现在要收回的还是关乎到他的身家性命的禁卫军的军权。

        至于为什么皇宫的守卫会在司徒景台的手中,一个高高在上谁都无法全信的帝王如何敢对其弟弟交予了全部的信任的事情,顾峥懒得去探究了。

        在这个一切都看似不合理的女频的世界之中,对于一个帝王来说,不合理的危险可是无处不在的。

        所以,在他即将要接管这个身体之前,他要为司徒景明排除掉一切不合理的存在。

        今天,这个禁卫军的军权,他顾峥是收定了。

        想到这里的顾峥,抄起了一旁安公公刚为其奉上的新的茶杯,连带着其中温热的茶水一起,再一次的摔向了殿下那位逍遥王的所在。

        只不过这一次,顾峥没有控制茶杯的走向,而是当当正正的,将一杯热茶整个儿的就扣在了司徒景台的头上。

        ‘哐当!’

        ‘铛啷啷’

        这一杯茶并不滚烫,因为入到帝王口中的茶是绝对不允许是滚烫的温度的。

        但是,那个结实精美的茶杯,却是实实在在的扣在了司徒景台的额头之上,与他脚底下的茶杯一起破碎的还有这位在大魏国之中地位极其之高的王爷的额头。

        “嗷!”

        养尊处优的司徒景台何曾被人如此的对待。

        他当即就捂住额头蹲在了地上。

        一股鲜红的血液从他的手指头缝中蔓延出来,一滴滴的滴落在青玉地板之上,宛若绽放开来的血色莲花。

        而这个时候的步摇莲也顾不得心中的恐惧,她两三步的冲到司徒景台的身旁,一下子就将对方给抱在了怀中。

        然后她,端起来了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能想象的到的最为优美的姿态,高昂起愤怒不屈的头颅,睁大了她最漂亮的眼眸,用一种不向强权低头的姿态……向高坐在上首的帝王表达了她由衷的抗议。

        “陛下,您怎么可以这样,景台是你的亲兄弟??!”

        “您的这种做法是肆意的诬陷,您一点都不尊重人权??!”

        “呵呵!”

        顾峥笑了。

        他轻蔑的看着台下正在上演的拙略的戏剧,却对着大殿之外,清清楚楚的下达了属于一个帝王的旨意。

        “宣,禁卫军副统领付成明觐见,另外将此次未曾犯错的同样在今日被安排了巡宫任务的其余五队的队长给朕宣召过来?!?br />
        “朕觉得,这个禁卫军是时候换一个人统领,而这个军队之中的赏罚分明,行令禁止,就从今天晚上正式开始吧?!?br />
        “至于跪在殿外的郑统领,算起来还是太后娘娘的远亲呢,岁数不小了,朕体谅老臣的不易,就借着这个机会解甲归田,享享清福吧?!?br />
        说完,顾峥就将眼睛闭了起来,身子轻轻的一晃,就打算闭目养神了。

        就在底下的步摇莲打算再为司徒景台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安公公却是适时的领会了皇帝陛下的意思,他朝着殿下的几个小太监一挥手,就让他的徒弟把步摇莲那张大放厥词的嘴给捂了一个严严实实。

        “朕知道你为朕的弟弟出头的真正意愿是什么?!?br />
        “朕也懒得搭理你的这番小心思?!?br />
        “有一句话,朕还是要奉劝步姑娘一句的,那就是……”

        说到这里的顾峥挺身直起,双手扶在龙椅握手之上,浑身霸气尽显,以莫大之威说出了令步摇莲永生难忘的话语。

        “在大魏国,朕就是人权,以后朕的版图扩张到哪里,朕就是哪里的天!”

        “在朕的面前,没有兄弟,只有朋友或是敌人!”

        “今日,若不是看在这一切也算是借了你的一点作用的话,就凭你现在出现在太和殿,就足可以让你们步氏三族亲眷,尽数死于非命了?!?br />
        “所以,步姑娘,就算是知道仗义执言的结果是一个死字儿,你还是依然要为朕的弟弟说话吗?”

        “哼哼?!?br />
        这一声笑很轻。

        却让步摇莲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

        也让那个被这一茶杯给砸懵了的司徒景台清醒了过来,接而用十分惊恐的眼神看向台上那个如此陌生的哥哥,唯恐这个可怕的魔鬼就要将手边的什么东西随便的扔过来,伤害在如此情况下还不忘记?;ぷ约旱牟揭×?。

        这状态看得顾峥那叫一个……膈应。

        若不是在此时大殿外的副统领携带手下的另外五名队长在外求进见的话,顾峥说不定就把案几上的三叉桐缠丝灯烛台……朝着这两个糟心的货扔过去了。

        现在,办正事儿要紧,这俩人,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

        “进来吧?!?br />
        “毛少明,朕记得你是魏成二十七年生人,到现在你也只不过将将二十六岁吧?!?br />
        “这个岁数就做到了禁卫三所的副统领,在这群贵胄子弟成窝的护卫队之中,你还能与我这个表的不知道多少里地的表叔抗衡?!?br />
        “果真是一个人才?!?br />
        “朕知道你如此奋进为的是什么,在今天,朕只问你一句话,从即日起你即将接替郑统领的职位,你敢还是不敢?!?br />
        “若是敢,你能不能替朕将这个皇宫将偌大的京都城给朕护个严严实实?!?br />
        “不再出现像是今日这般荒唐的事情?”

        顾峥问的很慢,站在殿下的这一行人却是随着毛少明的叩首一起跪了下去。

        跪在殿下的那个年轻人眼神之中全是坚定,以及忠于被一个君王所重视的喜悦。

        他诚心诚意的将自己的五体投地,用最为虔诚的心说出了他对于大魏国最高领袖的承诺:“臣,誓死追随陛下!”

        “从今往后,只尊圣令,必将我大魏国京都打造成最牢靠的堡垒!”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到与此的顾峥龙心大悦,他一拍扶手,就站了起来,对着毛少明下达了他任职之后的第一个命令。

        “毛统领,将逍遥王护送至他的府邸,并将他的红颜知己一并送出宫外?!?br />
        “站在大殿之外的五个队长的任命,是撤是留,朕一并交给你依照规矩处理?!?br />
        “至于你曾经的顶头上司,想必在进入到大殿的时候应该知晓了,他已经光荣的隐退,朕希望你用最短的时间,能将剩下的禁卫军调理清楚?!?br />
        “若还有什么问题,待到明日早朝的时候,朝堂上再议?!?br />
        “好了,朕也累了,尔等退下吧?!?br />
        “遵旨!”

        “哗啦啦……”

        获得了许可得以起身的毛少明一行人退出的很快。

        他们如同裹挟一般的将逍遥王与步摇莲簇拥在其中,无声无息的就退出了殿去。

        站在宝座前的顾峥,看着还剩下不到半个时辰的倒计时,扭头对一旁的安公公嘱咐到:“去翠竹居。今晚的事情……”

        对于帝王的意思秒懂的安公公立刻就将头低了下去:“奴才一定尽最大的努力,拖延太后娘娘获知消息的时间?!?br />
        很好。

        ……

        两三步退出太和殿,迈上早就备好的龙辇的顾峥点了点头,对于这位十分熟悉司徒景明脾性的大太监对于他今天下达的命令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表示极其的满意。

        这是一个聪明人。

        皇帝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问,不想,将自己真正的当成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有着自己小心思的人。

        方才是在这个深宫之中活的更久一些的诀窍啊。

        晃晃悠悠回到了暂居地的顾峥,将他寝室之中所有的人都吩咐下去的时候,他掀开帘子就仔细的端详着那具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弃之不用的身体。

        真是可惜啊。

        这个世界的天道,简直就是开了上帝之手,为顾峥打造了一副女人们都会为之疯狂尖叫,若是生成这样就会死而无憾的驱壳。

        只可惜,货不对板,中间的灵魂却是完全的拧巴了。

        就算他这般意志坚定的男人,都已经自我欣赏了这么久了,什么洗澡,上厕所,来葵水的,尴尬不尴尬的都经历一遍的人,在换位观察的时候,都会被这具身体给迷的激发出男人的生理特征,一柱擎天了。

        就这么浪费了,未免太可惜了。

        不过不怕,饭呢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也要一件件的来办,待他掌握了主动,一切都好办了。

        ‘唆嗦嗦’

        有了疲惫之感的顾峥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一掀床侧的帷幔,就在顾筝儿的身侧躺了下去,闭上眼睛的同时,也将后续的交换工作给进行了下去。

        在完成了接下来的七次交换之后,就暂时停了手。

        为了让一觉醒过来的帝王不会对昨天晚上的事情起疑心。

        他还在这个灵魂系统与笑忘书的帮助之下,在司徒景明的体内留存了一段独属于这一晚上的重要事件的记忆碎片。

        待到司徒景明睡醒之时,他只会纳闷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变得如此的铁血,而不会将疑惑的心思放到顾峥暂时栖居的顾筝儿的身上。

        至于为什么今天晚上什么都不曾发生?

        这简直就是老天爷的帮忙了。

        无论是帝王还是这满宫的妃嫔都只会认为,是这位倒霉的昭常在实在是太不够幸运了。

        再次醒来的帝王会做如何的后续处理,但是在对待可怜又无辜的昭常在的时候,司徒景明也只剩下愧疚以及一丝的不忍了。

        到最后真正得益的还是顾峥本人。

        赏赐,不仅仅是金钱方面的,说不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想到这里的顾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当他被身旁司徒景明起床的动静弄的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的时候,这位已经收拾的利利索索的帝王,则是用一脸歉意的表情看着这位躺在床上委委屈屈的女子。

        顶点小说手机站 m.www.ivfhx.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那你说说看,哪个国家什么时候是由劳动者主导的?[哈哈] 2019-02-21
  • 孟祥锋出席中央和国家机关党校2018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并讲话 2019-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