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说说看,哪个国家什么时候是由劳动者主导的?[哈哈] 2019-02-21
  • 孟祥锋出席中央和国家机关党校2018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并讲话 2019-02-21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安徽彩票十一选五 -> 都市言情 -> 还看今朝

    安徽十一选五:正文 第五卷 第二十五节 小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踏进小厅,扑面而来的热闹气息让沙正阳都是一阵眼花缭乱。

        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大家分成几个小圈子或坐或站,正谈得热闹。

        东方村和红旗村村两委班子,南渡镇党委政府班子,东方红集团下属各个公司的高管们,林林总总算下来得有三四十号人。

        沙正阳是和宁月婵、焦虹一起进来的。

        他们三人一露面,一直坐在一旁密谈的高柏山和毛国荣也都站了起来,迎了过来,在另一端正在打电话的宁月凤也挂了电话,走了过来。

        另外一边,樊文良看到了沙正阳过来,紧走几步,满脸笑容:“正阳县长!”

        “樊书记,你这么喊我,就是打我脸了,我不管到哪儿,都是你的兵!”沙正阳一边和毛国荣、唐庭广、宁月凤等人点头,一边还是先和樊文良握手,笑着道:“樊书记,你还得叫我正阳才行,还有简主任,不,现在该叫简书记了,否则我真不敢应了?!?br />
        樊文良哈哈大笑,格外惬意。

        这个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成长起来的家伙,其成长速度足以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短短三四年间,自己刚从镇长变成书记,人家已经从副镇长变成了县长,这能比么?

        张大勇和简兴国也都过来和沙正阳握手,当初他们都算是郭业山一系的。

        这两年南渡镇的班子调整也很大,孔令东算是混得不错,南渡的经济发展算是帮了他一把,他调到县交通局担任局长,樊文良接任镇党委i书记,原来的副镇长曹华波担任了副书记,简兴国和张大勇都已经党委委员担任了副镇长,算是有了半级的升迁。

        镇长人选让沙正阳都没想到,是王仲华,贾国英的秘书。

        王仲华虽然和沙正阳一届,但是却要比沙正阳大两岁,他是67年的,他是95年底才从县府办副主任下来担任的镇长,算是沙正阳他们这一批中发展得最好的了,当然,沙正阳这个妖孽除外。

        看见王仲华满脸堆笑,双手迎上来,沙正阳心中感慨无限的同时也把之前的种种抛在了一边,很热情的和对方握着手,好好寒暄了一阵。

        说来说去都算是一届的同学,之前固然有种种不愉快,但是也算是在一种可控范围内的竞争。

        沙正阳也无心再去和对方计较什么,不在一个层面上的竞争,在要去斤斤计较,只会拉低自己的层次。

        东方红集团的格局仍然没有大变,红旗村和东方村以及县里、镇上、职工持股会仍然是大股东,但是管理层也成为了大股东之一,当然所持股权还无法前面几位大股东相比。

        在当初县委统一了东方红集团的股权激励机制之后,宁月婵、高柏山、焦虹、毛国荣、董国阳、胡文虎、宁月凤、王澍、何维等一大批管理层都获得了部分股权,通过这种方式避免了管理层的流失,也使得东方红酒业能顺利的快速发展,而自然堂水业、趣味饮品等新的产品能在极短时间里就迅速占领了全国市场。

        在后期,银台县委又同意了管理层通过出资购买的方式获得了一部分股权,这样一来管理层的持股也已经达到了整个东方红集团股权的15%左右。

        就目前东方红集团总资产已经达到了50亿左右,净资产也超过了20亿,这15%的股权的价值也不过3个亿。

        其中个人持股的大概要算焦虹和毛国荣,两人的股份大概都在都在2.2%左右,其次就是宁月凤和董国阳、胡文虎三人,所持股权大概在1.5%左右,宁月凤、高柏山和王澍的持股大概分别在1%左右,接下来的就是像唐庭广、何维、杨科等人了,所持股份大概都在0.5%左右,其他后期引入的一些管理层和技术人才,大概也还有十多人获得了持股,但是持股多在0.1%以下。

        应该说通过这种方式,东方红集团成功的维控制住了因为企业迅猛扩张带来的可能引发的人才流失,也使得东方红集团安然的渡过了危险期。

        尤其是在东方红酒业正处于关键期时,来自省内外多家白酒企业的挥舞着支票来挖人,也让银台县委县政府如临大敌,就差点儿要动用公安来抓人以吓退这些不顾一切来抢夺人才的外地酒企了。

        好不容易培养起来这样一家支柱企业,他们很清楚这家企业的发家史,如果真的被这样挖倒了,恐怕真的难以交代。

        朱凤厚的魄力也得到了充分体现,95年一年东方红集团就为县财政上缴税收超过3个亿,预计96年上缴税收可能突破5个亿。

        气氛很热烈,沙正阳走了一大圈,才算是把大家一一招呼到。

        这种类似于团拜聚餐放在了正月初三照理说都有点儿不合情理,不过高长松、杨文元这两个村支书以及宁月婵都坚持要等到沙正阳回来之后再来搞这样一个聚会,自然无人说不可。

        从内心来说,包括高长松、杨文元以及宁月婵、焦虹、高柏山等人都觉得有些对不起沙正阳。

        现在东方红集团如日中天,他这个把企业搞起来的最大功臣,却没有从中获得半点私利。

        当以前跟随他打天下的一大帮人都从中获益变成了千万富翁百万富翁时,他却分文未取,虽说他本人现在是走仕途,但是作为像毛国荣和焦虹这样纸面财富已经达四千多万的人来说,很多人觉得别说一个县长,就算是一个市长我也不换啊。

        寒暄了一大圈,沙正阳终于可以终于坐了下来喘口气了。

        沙正阳左边坐的是樊文良、王仲华、高长松、杨文元等镇村的干部,他们代表的股东层面,而右边则是宁月婵、焦虹、毛国荣、高柏山等一大帮子来自东方红体系的高管们,他们代表的管理层,泾渭分明。

        樊文良、高长松和宁月婵分别各方说了祝酒词,而沙正阳也免不了要“高谈阔论”几句,对东方红集团的未来说几句溢美之词,皆大欢喜。

        像这样隆重的场合,沙正阳本来不想喝酒也躲不过去了,尤其是像樊文良、高长松、杨文元这些人,因为平时的确没有多少机会在一起坐一坐,上前来碰一杯,沙正阳真的是无法拒绝,而像毛国荣、董国阳这些老人来敬酒,沙正阳一样没法躲避。

        这种场合下,哪怕宁月婵、焦虹有心要替沙正阳遮挡一下都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沙正阳被东方红国窖1921给“摧残”倒下。

        这还是宁月婵知道今天沙正阳恐怕躲不掉,特地吩咐给沙正阳倒国窖1921,其他人有的喝的是国窖1927或者国窖1949。

        这三种酒虽然在价位上都差不多,但是国窖1921要比国窖1949度数低5度,国窖1949又要比国窖1927这种军队专供酒低5度。

        但即便是这样杨,沙正阳好虎也架不住群狼,最终仍然是被打倒在地。

        沙正阳醒过来的时候都有些失忆了,他甚至都记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睡下的。

        一看就知道是酒店,头不疼,但是全身仍然是那种如坠云端的柔绵晕乎的感觉。

        旁边的一盅水就放在床头柜上,沙正阳撑起身,端起茶盅抿了一口,温度正合适,蜂蜜水,一口气喝了下去,身体顿时爽利了许多。

        记不起有多少年没这样了,好像自己回到这一世中,就还没有如此酩酊大醉过,也不知道有没有失态。

        拿过一个枕头靠在身后,沙正阳斜靠在床头上,他一时间也不清楚这是谁把自己送到这里来的,但无外乎宁月婵或者焦虹了。

        能做到把蜂蜜水都替自己调好,似乎只有这两位能有这么心细了,你不能指望高柏山或者王澍能有这么细腻的风格。

        “你总算醒了?!贝油獗咛追拷吹哪骆恐沼谒闪艘豢谄?,“你再不醒,我和虹姐都打算把你送县医院去洗胃去了,你喝得太多了,一点儿都不顾及自己身体?!?br />
        室内空调温度开得有点儿高,宁月婵只穿了一件嫩绿色的高领羊绒衫,下边是烟灰色的紧身羊绒裤,一条短的深咖啡色百褶裙堪堪把臀部遮住,一件棕色的羊绒大衣斜放在沙发上。

        似乎注意到了沙正阳的目光跟踪着自己的身体,宁月婵心有些发慌,下意识的就要去拿羊绒大衣穿上。

        沙正阳在内心深处叹息了一声,宁月婵的身材实在太完美了,嗯,似乎只有纪美芙堪堪能与其媲美,这让人眼珠子都忍不住跟着移动,虽然他也知道这有点儿不合适,但他真有点儿舍不得转开视线。

        沙正阳有印象,吃饭的时候,宁月婵不是穿这一身,而是一件短皮夹克和童裤,怎么却换了这一身?

        恍惚间,他想起自己似乎吐过了,而且还吐到了谁的身上,沙正阳看了一眼宁月婵的头发,好像有点儿湿润,他有点儿印象了。

        “月婵姐,我吐你身上了?”沙正阳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真是对不起,我还是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哎,酒害人??!”

        “不怪你,要怪就怪樊文良和杨文元他们!”宁月婵脸色红润,似乎觉察到沙正阳目光转开,本来已经抓到了羊绒大衣的手,又放开了,这室内温度这么高,穿羊绒大衣的确不合适。顶点小说手机站 m.www.ivfhx.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那你说说看,哪个国家什么时候是由劳动者主导的?[哈哈] 2019-02-21
  • 孟祥锋出席中央和国家机关党校2018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并讲话 2019-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