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鹿野返乡青年“阿山哥”的农夫梦 2019-04-24
  • 让人类文明更为丰富多彩充满活力——学习习近平主席上合组织青岛峰会重要讲话④ 2019-04-24
  •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施行 问责的“板子”如何打? 2019-04-22
  • 公安部端午节假期首日将现出行高峰 上午达峰值 2019-04-22
  • 【视频】吴晓求:中国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方面很有信心 2019-04-14
  • (两会受权发布)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八个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委员名单 2019-04-14
  • 切实把学习成果转化为做好新时代政协工作的强大动力 2019-04-13
  • 曾志权:做实基层统战工作 提升统战工作效能 2019-04-13
  • 狼若真的来了,真相又会怎样?(痴山原创) 2019-04-08
  • 公权者执行公务,不仅须要依法履职尽责,更须要克己奉公廉洁自律。 2019-04-05
  • 中国足球,就是笑博士的“责权利平滑对接”改革的必然结果! 2019-04-01
  • Lorgane législatif chinois décide de la composition du nouveau gouvernement 2019-04-01
  • 亓庆良:山村里也有了健康中国“大梦想” 2019-03-31
  • 广州女主播深夜直播卸妆遇停水 快递小哥28分钟送上门 2019-03-31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这五年,生态文明建设从理念到实践取得四大成就 2019-03-29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安徽彩票十一选五 -> 武侠修真 -> 一品修仙

    安徽11选五预测推荐:正文 第五一九章 幻心面具,不打自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被忽悠瘸的俩姐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没事了就仗着她们材料库存多,裁缝技能高级,疯狂的制作新衣裳……

        秦阳每每被辣到了眼睛,也只能先自我洗脑,然后一脸真挚的称赞,真不错哟。

        要不是这俩姐妹有事没事就吵架,经常性的会给出一些让秦阳竖起耳朵,拿出小本本记载的情报,他早就忍不住了。

        当然,还有个别的原因,秦阳总觉得这俩姐妹在玩角色扮演,每次弄出来的新衣裳,都让他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他有些心虚,只能捏着鼻子说好看。

        没事的时候,也只能继续拼命回忆还有什么可吹的,提前做好准备,就算是让她俩从土味角色扮演进化到大佬级别也行啊,起码看着不辣眼睛。

        实在不行了,那就让她们从服装进化到化妆这条不归路,单一个口红就够折腾很久了。

        成功混熟,俩姐妹也已经被晃花了眼,早忘了她们此行的其他目的,飞舟在秦阳的掌控下,自然而然的带着他们向大荒而去。

        慢吞吞的飞舟,晃悠了一个月,才看到了大荒东境沿岸,这时候俩姐妹才忽然惊醒过来。

        俩姐妹趁着秦阳回到船舱例行修行,俩人蹲在船头,大眼瞪小眼。

        “一个月了,你就忙着弄唇脂,大人交代的事情全部都忘了!”

        “你好意思说我,有本事你别用!”

        “我为什么不能用,你调出来二十八个颜色,其中一半都不适合你!”

        “不适合我也不给你用!谁让你不让我试试那身新衣裳!”

        “那衣服不适合你,我给你说,李公子之前说的可觉得很有道理,你这样的……”

        “……”

        躲在船舱里,利用布置的后门听墙角的秦阳,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关上了听墙角的小机关。

        这俩姐妹能活到今天,没把对方掐死,可真是不容易,这俩歪楼的本事能简直神了,一句话就能歪楼吵了起来。

        一连三天,等到飞舟终于进入陆地范围了,俩姐妹也没聊到正事,只是天南海北的歪楼,倒是给秦阳的小本本上添加了一些新的情报。

        搬了把椅子坐在甲板上吸取大日精华,秦阳一边眯着眼睛看俩姐妹依然还在争论为唇脂编一个色号的问题。

        心里琢磨着,这俩姐妹见识过太多的人心丑陋,绝对不会是傻白甜,那她们俩最近的做派,怎么看着这么像人偶师啊,一样的智障。

        越琢磨越不是这个味……

        秦阳怔怔出神,思绪飘飞的时候,姐姐李芬凑了过来。

        “李公子,我们已经进入大嬴神朝的疆土,李公子在这里备受瞩目,我这里有一件法宝,可以帮李公子遮掩一二,还请李公子莫要推辞?!?br />
        李芬递过来一副像似木头雕刻而成的面具,面具上遍布着古老的符文,看起来像似一件秘宝。

        “这件秘宝名神木面具,贴面之后,可以幻化容貌,迷惑神魂本相,一般人是绝对看不出来使用者本相的,据说大名鼎鼎的千幻面具,便是依次为基础,仿制出来的?!?br />
        “正巧我也在担心这件事,如此多谢姑娘了?!鼻匮艚婢呶盏绞种?,察觉到技能可以发动,心里也放心了不少,看起来他们没有在这种小事上玩什么手脚。

        秦阳拿了面具,看着李芬的眼神,稍稍眯了眯眼睛,她这是什么意思?想要看着他带上面具么?

        念头一转,秦阳握着神木面具的手,很自然的抬起,将面具贴在了脸上,真元催动的瞬间,利用技能将其拾取炼化了。

        真元波动一闪而逝,如同木头制作的古怪面具,像似融入到秦阳的血肉之中一般,眨眼间面貌就彻底变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再也不似之前那般平平无奇,长的还有些小帅。

        秦阳凝出水镜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多谢姑娘了?!?br />
        再次道谢了一句,李芬才微微福身。

        “我们家大人事务繁忙,也不太适合来大嬴神朝相见,还请李公子见谅,再飞一万八千里,我们就到地方了,届时,会有另外一位大人,亲自来见李公子,有些事要跟李公子详谈?!?br />
        “好?!?br />
        秦阳含笑应了下来,目视着李芬转身到船头,继续跟李芳扯女人的话题。

        秦阳坐在那继续吸收大日精华,等到日落西沉,到了例行晚课的时间,他才很自然的回到船舱里。

        封闭了船舱之后,秦阳立刻将面具摘了下来。

        而后揉了揉脸颊,将脸捏成带了神木面具之后的样子。

        捧着神木面具看了半晌,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以被拾取,证明面具现在完全属于他了,但李芬白天的姿态,却让秦阳生出了一丝警惕。

        秦阳当时也没提什么之后会佩戴的想法,毕竟,秘宝根本不用炼化,谁都可以使用,如今的人也没有炼化秘宝的法门。

        他身为一个被定天司的疯狗追着的沐氏余孽,进入了大嬴神朝的地盘,有伪装身份的方法,自然应该毫不犹豫的用上。

        盯着神木面具瞅了好久,秦阳回忆起白天瞎琢磨的那些事,总算是有了点头绪了。

        俩姐妹当然不是人偶师那种真智障,尤其是递过来面具的那一刻,那种眼神和语气之间微不可查的变化,若非跟她们相处了一个月,见识了足足一个月俩女略傻的姿态,他还真没办法感觉到那一丝不一样的地方。

        这个时候,秦阳才想明白哪不太对,这俩姐妹跟寻常女子不一样的地方在哪了。

        海上飞的那一个月,她们俩跟他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也没有任何牵扯到其他方面、其他人的交集,他们之间就像是志同道合的友人一般,相处的自然很和谐。

        那时候的李芬可以放下所有的戒备,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甚至有时候跟妹妹因为服装问题吵起来的时候,都敢无视秦阳还在甲板上吸收大日精华,当场在甲板上换衣服。

        整个过程一点防备都没有,那时候秦阳就知道,俩姐妹不知道怎么看出来,自己对她们一点意思都没有,甚至半点邪念都没有。

        而白天李芬递过来面具的时候,更像是在处理公事,转眼间就很自然的从休假状态,进入到了工作状态。

        而进入工作状态的两姐妹,就是另外的身份了。

        两个杀人不眨眼,尽心尽力为她们身后的大人办事的棋子,可以忽略掉她们曾经是合欢门妖女的身份了,甚至可以忽略掉她们前一个月的风格。

        自己还真没猜错,她们俩还真是心理不正?!?br />
        难怪她们背后的人敢让她们俩出来办事,她们根本不会做出什么损害她们背后之人利益的事。

        之前从谈话里透露出来的情报,也压根没有特别重要,比较核心的消息,可能她们也认为那些事不重要,或者说早晚都会被这位沐氏后人知道。

        秦阳暗叹一声,女人去办一些事,的确是方便的很,她们若是想让别人认为她们是傻白甜,压根就不用伪装,每个女人心里都装这个小公主不是么。

        若不是之前早知道俩姐妹心狠手辣,心里一直没放松警惕,说不定这一个月过去,底裤是什么颜色都会被俩姐妹知道了……

        他千防万防,不知不觉之中,也依然因为她们俩是女人,而放松了一点警惕。

        盯着被丢在一边的神木面具,秦阳暗暗琢磨,这东西很有可能是个坑。

        不过,既然是秘宝……

        秦阳念头一动,意识沉入海眼。

        海眼里,黑影和丑鸡不知道在叨咕什么,见到秦阳出现,立刻闭嘴不言。

        “黑影,有点事要问你?!?br />
        黑影见秦阳眉头紧锁,面沉似水的模样,心里一个哆嗦,暗道坏了,秦有德这是要动真怒了。

        不等秦阳开口问话,黑影赶紧先解释。

        “我真没教多少,我哪知道她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啊……”

        “跟我没关系,我一直反对的?!背蠹λ踝挪弊?,嚷嚷了一句,立刻化作一道流光,钻回昊阳宝钟里装死鸡。

        “嗯?”

        秦阳头上飘出来三个问号,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反正肯定是背着自己干了什么坏事。

        秦阳冷笑一声,抱着手臂,眼中寒光闪烁,盯着黑影看了好半晌,才缓缓道。

        “老实交代吧?!?br />
        平日里秦阳开口喷人的时候,黑影倒是也没什么感觉,可真见到秦阳这般面沉似水,眼里闪光闪耀,却一个字都不喷的样子,他还真有点慌了,他可是知道秦阳疼爱小七,万一真把小七教歪了,他永远也别指望能离开海眼了……

        尤其是事发了还想着隐瞒,事情严重性更大。

        斟酌了一下,黑影才犹犹豫豫的道。

        “我哪知道你们这个时代,还有人能入门那些法门,而且还能一学就会,等我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学会了,我有什么办法啊,万一她学的个半吊子,不知道轻重,那问题更大,我只能教的更全面一点,让她完全学会,知道利弊……”

        黑影说到这的时候,秦阳眼里已经开始冒火了。

        这会哪里还不明白,黑影这货背着他给小七教了不知道多少乱七八糟的法门。

        “多少?”

        “八十种……”

        “嗯?”秦阳骤然拔高了音调。

        “好吧,是一……二百八十种……”黑影的声音越来越弱:“不过你放心,小七这么聪明,又这么乖巧听话,她知道好歹的,肯定不会随便乱修行那些法门的……”

        若是能将黑影掐死,那他已经死了。

        秦阳满脑子冒出来的念头只有一个,等可以将黑影挪出海眼的时候,将他镇压在离都最大的茅坑里!

        想到小七的乖巧,还有苍郁姥姥在,应该不会出问题,可想到当时苍郁姥姥看他的眼神,秦阳头都大了,当时他可是说教小七认认字而已。

        等那几位大佬以后发现小七学了一大堆上古的危险法门,这口黑锅肯定是扣在他头上了,就算小七不出问题,下次见面的时候,他也绝对会被吊起来朝死里抽。

        秦阳暗暗压下火气,自我开解了一下。

        他又弄不死黑影,好气也没辙。

        相比之下,张师弟简直就是贴心小棉袄,惹火他了,自己还能把他打死了撒气。

        沉吟了许久之后,秦阳才想起来正事,将神木面具拿出来。

        “这件秘宝认识不?”

        “面具啊,上古的面具类宝物倒是不少……”

        “嗯?”

        “认识,当然认识,这是幻心面具?!焙谟肮戏牌四切┫允舅对ú┑姆匣?。

        “具体呢?”

        “幻心面具的材料,出自同一株神木,以神木核心打造的是母具,余下部分打造的面具是子具,本身是易形改貌的宝物,连神魂本相都能幻化遮掩了,但这个东西佩戴的时间长了,幻化改变的便不只是样貌身形,神魂本相,连自我的内心,自我的意识,都会被潜移默化的幻化。

        幻化成什么样子,全看母具了,你这个幻心面具很显然不是神木核心,只是子具而已,你不是有易形改貌的神通么,比这个幻心面具的威能还要好,压根用不着这种东西,最好别用,谁知道这个子具会有什么效果?!?br />
        秦阳点了点头,继续上一个话题。

        “你给小七都教了什么,一个一个说吧?!?br />
        不多时,秦阳离开了海眼,放弃了自己先学学的打算,他的天资还真不如小七,稍稍试了一下,想要入门一门上古的秘法,可能都需要好久。

        而且学会了之后,还会增加白玉神门的推开难度,算了,别浪费时间了,秘法神通这种东西,够用就行,没必要学个几百种是吧。

        将幻心面具收起,秦阳再确认了一下,面貌气息,的确跟佩戴了幻心面具一模一样,没有破绽之后,他才走出了船舱。

        只不过这一次,他看俩姐妹的眼光,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耷拉着眼皮遮住了异样,佯装吸收朝阳紫气,心里却平静不下来。

        到底还是小看了她们啊,能背负着合欢门妖女的身份,自己在外面浪,还没被人掳走祸祸了,可不是有实力就足够的。

        幸好自己早知道她们背后的人是谁,早就确定她们没这么简单,也幸好只过去一个月时间,自己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更幸好自己对合欢门的妖女知之甚详。

        秦阳无比的感谢自己的求知欲,以往无用的东西,无用的知识,无用的见闻,总会在一些时候派上用场。

        当年当做故事听的东西,随便看的游记,经历的一切事,里面的一些东西,堆积到一起,搭成了他今日跳出大坑的阶梯。

        若非有这些,他在确认可以拾取的时候,就不会再多想了,更不会去专门找黑影确认。

        这俩妖女的套路可真够多的,散心休假一般的玩了一个多月,收工之后,立刻在不经意间给他挖了个大坑。

        谁知道那见鬼的幻心面具里,佩戴时间长了,会潜移默化的将他变成什么样。

        如此看来,蛇印男压根就没想过拉拢他这个沐氏后人,他想要的是更彻底,一劳永逸,也不用担心沐氏后人反水的办法。

        这些秦阳倒是有猜测,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在这种时候,用这种手段而已。

        既然对方敢用幻心面具,手里必然是有幻心面具的母具。

        顺着这个角度思考一下,这幅子具里暗藏的陷阱,到底是什么,就有了大致方向了,只需要再确认一下到底是什么就行了。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对方就会放松不少警惕,等到他们确认,幻心面具已经完成幻化的时候,就会真的把他当成自己人了。顶点小说手机站 m.www.ivfhx.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台东鹿野返乡青年“阿山哥”的农夫梦 2019-04-24
  • 让人类文明更为丰富多彩充满活力——学习习近平主席上合组织青岛峰会重要讲话④ 2019-04-24
  •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施行 问责的“板子”如何打? 2019-04-22
  • 公安部端午节假期首日将现出行高峰 上午达峰值 2019-04-22
  • 【视频】吴晓求:中国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方面很有信心 2019-04-14
  • (两会受权发布)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八个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委员名单 2019-04-14
  • 切实把学习成果转化为做好新时代政协工作的强大动力 2019-04-13
  • 曾志权:做实基层统战工作 提升统战工作效能 2019-04-13
  • 狼若真的来了,真相又会怎样?(痴山原创) 2019-04-08
  • 公权者执行公务,不仅须要依法履职尽责,更须要克己奉公廉洁自律。 2019-04-05
  • 中国足球,就是笑博士的“责权利平滑对接”改革的必然结果! 2019-04-01
  • Lorgane législatif chinois décide de la composition du nouveau gouvernement 2019-04-01
  • 亓庆良:山村里也有了健康中国“大梦想” 2019-03-31
  • 广州女主播深夜直播卸妆遇停水 快递小哥28分钟送上门 2019-03-31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这五年,生态文明建设从理念到实践取得四大成就 2019-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