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 2019-06-23
  • 世界杯开赛以来最大一单:外卖小哥送300瓶啤酒驰援球迷Party 2019-06-23
  •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思想纵横) 2019-06-21
  • 中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录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31
  • 胆真大,一下子捅了6个“马蜂窝”! 2019-05-23
  • 王者之师人才济济 日耳曼战车能否打破卫冕魔咒 2019-05-23
  • “藏族院士”多吉:大自然是慷慨的,也是有原则的 2019-05-22
  • 即墨古城国际民谣季重启 Niladri Kumar、冯翔、沙棘草等您来 2019-05-22
  • 中国和巴基斯坦将合拍电影《天路》 2019-05-19
  • 网约车司机因接客时间起纠纷 持棒球棍殴打乘客 2019-05-19
  • 暑期档:国产战场史上最强 海外战场续集当道 2019-05-19
  • 地中海上漂了8天 被“拒收”的移民船终靠岸 2019-05-10
  • 人民日报:电商“扫黄”当协作 2019-05-10
  • 《送你一首吉祥的歌》 2019-05-09
  • 【高清】河北邢台:春日太行采茶忙 2019-05-09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安徽彩票十一选五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安徽十五选五开奖结果:正文 第五十一章魔道正统,天魔血魔,老奸巨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次可糟了!”元育额头冒出冷汗,有些神思不属的喃喃低语道,但随即他就强稳住心神,原本以为只是一趟简单轻松的差使,现在看来,是冥河老祖给他挖的一个大坑。大罗天这种存在,对于已经成为大罗的存在来说是没什么意义的,所以找寻大罗天,惊动了三教无数道君,却没有一位大罗冒头。

        但诛仙四剑就完全不同了,这尊后天第一杀伐至宝,是洪荒杀伤力最为强大的两大至宝之一。

        可以说是镇教之宝,能镇压一个种族,一个时代的气运!

        不知道多少大罗会动心,法净说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很少,他们佛门也是因为安插卧底到了舍摩黎王身边,才偶然查知这个大秘密的,但元育根本不信……舍摩黎是归墟深处埋藏的秘密,唯一可以接触的知情者,虽然有冥河老祖的庇佑,让他躲过了许多劫难,但还有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他。

        他的秘密,能瞒得住吗?

        血屠魔君怅然一叹,对身后的众人道:“诸位道友,为今之计,只有联合佛门对罗睺余孽拼死一战了!就算不能把他们全歼在此,也要打断他们前往罗睺封印之地的计划?!?br />
        法净大师在紫金钵内,伸出手掌,摊开手来,只见他的手心趴着两只白色柔弱的嫩白色蚂蚁,法净大师低声道:“在罗睺余孽那群人打上门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这些难陀古蚁的恐惧,我以诚心化为祥和佛光,请了这两只小生灵藏在我的掌中,它们畏惧虚空中的那股气息,便被贫僧侥幸带出!”

        无生教主沉吟片刻,也掏出一面古旧的八卦法镜:“我这枚浑天八卦灵龟法镜,乃是上古巫教以灵龟背甲占卜之时,意外烧出了八卦之相,后来被巫教的前辈打磨成一面龟镜……”

        血屠魔君眉头一皱道:“这不是老巫头的宝贝吗?怎么在你手里?”

        只见魔道的诸位魔君见怪不怪的冷哼一声,血屠魔君额头暴起青筋,咬着牙道:“他又是假死遁走是不是!”

        “什么舍身祭献,祭祀出一尊毁灭魔神化身……这老怪活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虽然他自称是巫教第八任教主,但老子早就怀疑,他就是上古巫教第一任教主,一直活到了现在,历代巫教教主,可能都是他一个人扮演的!这个老东西吃过不死药……巫山有帝药,八斋,黄鸟于巫,司此玄蛇?!?br />
        “老子却是忘了!巫教本来就有不死药,由灵山十巫,也就是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这十个老怪物看管,他们都是上古巫教的老古董,一个个都吃过不死药,一直活到了现在。其中巫咸、巫彭两位大巫更是证道大罗,不逊于太古时期的那些杀戮先天生灵后裔亿万,与妖族作战中立功无数的大巫。后来巫教三分,入道,入魔,融入人族正统。巫彭后来带领入道的一脉归入道家,化身玄门道家祖师彭祖?!?br />
        “巫咸率领两脉投靠人族,一脉归顺三皇五帝,成为了他们的臣属,另外一脉掌握祭祀神权,与三皇五帝的正统——人族天子争权,最后政治斗争失败,巫教掌握的那一部分神权被政权夺取,上古天子成为了神权的最高执掌者,被称为天帝之子。最后巫教这一脉两分,归顺上古天子,天帝血裔的那一部分,成为上古天子的臣子。另一部分斗争的失败者,投入我魔道,存身于蛮荒,借上古天子无法教化的蛮荒之地,传承延续道统!”

        血屠魔君哪里还有一丝暴躁鲁莽的样子,他一番分析下来,脉络清晰,把巫魔教的老底都掀开了。

        “老子虽然知道你们的底,但说到底,我们魔道都是一群混不下去的失败者,除了血海冥河一脉有一个好靠山,自从洪荒开辟以来一直兴盛不衰之外。其他魔道支脉——罗睺一脉被诸天追杀,大神通者敌视,眼看就是诸天万界人人喊打的败犬不提,尸魔一脉是冥河老祖救出的幽冥残渣,乃是被幽冥排斥的垃圾!”

        “阴阳魔主一脉,就是卖屁股,出卖色相的!”

        元育在旁边听得脸色一黑,暗暗握紧了拳头。

        “巫魔一脉是上古巫教,神权斗争的失败者!”

        无生教主手中的灵龟宝镜就是一颤,发出一声不甘心的清越镜鸣……

        “阴魔一脉就是冥河祖师失败的实验品,聻鬼的二流替代品!”

        说的几个魔道中出身阴魔一脉的老魔头脸色像是亲妈去世一样难看,几名偷偷修行了焚天阴魔不死身的老魔头也有些尴尬……

        “大阿修罗魔道是二五仔!”

        远处和某些禁忌鏖战的婆雅稚王发出一声不平的怒吼……

        “心魔一脉就是玄门,佛门的垃圾桶!”

        属于心魔一脉的魔君城府很深,根本不以为意,只是脸上冷笑了两声。

        “死魔一脉,就是幽冥地府的狗腿子!”

        在场没有死魔一脉的魔君,大家纷纷露出赞同的笑容,同时默契的黑了死魔一脉一把。

        “妖魔一脉,不就是跟着太古妖庭混不下去,后来被人族欺负的太惨,只能转身过去抱着冥河魔祖的大腿吗?”血屠魔君大嘴巴起来,岂止能气死人啊。这话说的一众魔头中,几位出身明显不是人的老魔头胸口的起伏硬是剧烈了几分。

        “罪魔,业魔,行魔,烦魔,天子魔,恕我直言,不就是佛门的狗吗?”

        一位光头的魔门魔君低着头不敢看人,其他人纷纷用充满优越感的眼神撇了他一眼,现场顿时又充满了欢乐的气息,这是比幽冥养的狗——死魔一脉还好欺负的对象,法净大师等人也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脸上赤裸裸的写着——这是你们魔道内政,佛门不插手。

        “地魔一脉,什么时候不看后土娘娘的脸色了再出来说话,在地魔一脉中,巫魔说话都比你们有分量!”

        又一位魔君被打击的欲生欲死。

        “鬼魔,神魔,大佬很多,奈何都是别人家的,真正强大的鬼魔都镇压在幽冥深处,真正强大的神魔都自成一脉,想抱大腿都抱不上,混的这是有多磕碜?”

        鬼魔神魔一脉的魔君大佬都表示很镇定,毕竟他们存在的状态和这些魔道道君不同,要么在天庭当差,要么在地府服役,随着天庭地府的沉沦,他们一个个都没了工作,目前只是在魔道混一口饭吃而已。

        “病魔混得挺开,可惜上不得台面,当不得魔道的支柱!”

        病魔一脉表示:你是大佬,你说的算!

        “阳魔,境魔和之前五魔一样都是别人养的狗,只不过这次换成了玄门而已,玄门对自己的狗倒是不错!”血屠魔君盯着这两脉的魔君一眼:“我盯了你们很久,都没有找到你们跟玄门正道通风报信的证据,当然这不是说你们是清白的……而是他们对自己人倒是下了血本,手段比吝啬的秃驴高明多了!”

        两脉呐呐不敢言,低头认颂,血屠魔君和无生教主纵横捭阖,把魔道一众魔君挨个怼了一遍,没人敢接这个话头。

        血屠魔君充分的展现了一遍魔道内部的鄙视链——天魔血魔是冥河嫡系,是亲儿子,杀戮魔道和红莲魔道,是元屠二鼻二剑,流传的道统,也是冥河魔祖的亲儿子,只不过是庶子,没有嫡子腰板那么硬,其他妖魔、巫魔等等斗争失败,不得不投身魔道,但底蕴深厚,实力强大的魔门分支,和出身魔门,但实力不够强大的病魔,阴魔,心魔,鬼魔等支脉地位差不多一致,属于被四个亲儿子看不起,但能鄙视更下面的中坚阶层,算是冥河魔祖的养子。

        而阿修罗魔道,就是跟着前任魔祖罗睺的二五仔,是前任留下没有血缘关系的拖油瓶。被亲生的,领养的都看不起,就算实力强大,也得不到尊重。

        最后是其他势力不要的垃圾,以及作为反面衬托他们存在的魔道,就是死魔,罪魔,业魔,行魔,烦魔,阳魔,境魔这些,身上正道反面衬托的血统浓厚,和正道那面拉拉扯扯,在正道那边受到鄙视,魔道这边也没有好声气,属于两头受气,伺候少爷们的家生子!

        梵无劫和佛门一众人是在旁边看的咂舌,他悄悄拉着元育的袖子低声道:“这血屠魔君是魔道哪一脉的??!这样逮着人喷都没人敢还嘴?”元育的脸正黑着呢!他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回答道:“自己猜去!”梵家三祖觍着脸跟在血屠魔君后面,俨然一副狗腿子的样子,听到梵无劫的话,低声笑道:“当然是魔祖嫡系,血海一脉?!?br />
        血屠魔君冷笑一声:“除了我们血魔一脉,天魔一脉,还有杀魔一脉,红莲一脉这些魔祖嫡系,其他归入我魔门的道统,说到底不是正道的垃圾桶,就是斗争的失败者。这传承万古的巍巍魔道,就是靠我们血魔天魔两家支撑起来的,在我们面前,大家大哥不要笑二哥,都是垃圾,都是废物!”

        “巫主心怀诡测,当时看到他一副舍身取义的样子,我就有所怀疑,巫教在我们魔门中传承之悠久,也是数得着的,虽然搞出了毁灭魔神这种东西,但要说巫主死了!我是不信的!”血屠魔君道:“巫教关于祭祀乃至神祇,灵魂之上的造诣,在魔道之中无人可比,巫主想要假死,转化为某种诡异的状态,在座的各位没人能看的出来吧?”

        “所以我也就没当一回事……暂且就当他死了吧!”

        “但是现在,一个死人跑出来对我指手画脚,还勾结了杀魔一脉,你们这是想干嘛?”血屠魔君转头喝问无生教主道。

        无生教主微微一笑道:“血屠大哥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是的,巫主这个老家伙和舍摩黎有勾结,但我并未参与其中,他们只是来拉拢我而已……”

        “因为元屠剑!”血屠皱眉道。

        “是的,我杀魔一脉作为魔祖嫡系,无生教作为魔祖嫡传,继承了魔祖运转杀劫,无上杀戮的道统,元屠剑便是我们的镇道之宝。我门中自有秘法,可以牵引一丝元屠杀剑之威,虽然只是高悬洪荒之上的元屠剑一丝威力,远远达不到运转杀劫,清理诸天因果,把持无上杀劫的效果,但也能牵动这尊灵宝的亿万分之一的威能!”无生教主道。

        “也是……没有你的帮助,舍摩黎根本炼不成仿制的诛仙四剑,这四把杀剑乃是后天第一杀伐至宝,大罗金仙亦可血染其裳,岂是他小小一个阿修罗王能染指的,即便是一个仿制品也不可能,除非借用一丝元屠剑的力量,打造出四柄绝世杀剑的剑胚,利用元屠剑和诛仙四剑的共同特征,炼制诛仙四剑仿制品的仿制品,勉强得一丝形似!”

        血屠魔君很明白杀戮魔道的底细。

        “这两个心怀鬼胎的货色,跑来和你合作,岂不是与虎谋皮,你要是知道诛仙四剑的消息能放过这次机会才怪!”血屠魔君对无生教主的人品嗤之以鼻。

        无生教主却不以为耻,反倒平静道:“他们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在拉我入局之后,又想把我甩开。巫主由明转暗,只留下这灵龟法镜给我,就是想抽身到我的视线之外,让我替他们趟雷!倒是一把好算计!”

        元育在旁边听得是麻木了!

        “你们这群后辈??!戏是真多,肚子里的黑水连我老人家都瞒住了!亏我还以为这一趟是真的为大罗天而来,结果你们一个个算计起诛仙四?!巧甭灸У?,绝对是想借诛仙剑的力量,替打磨出一柄后天灵宝的剑胚,估计就是元屠剑的仿制品。舍摩黎王用元屠剑气仿制诛仙四剑,杀戮魔道也想用诛仙四剑的力量,仿制出一把后天灵宝,元屠剑的仿制品来?!?br />
        “这算计也算是精妙,而且与图谋诛仙四剑的异想天开不同,这计划真的有成功的可能!”

        “现在的后辈,搞起阴谋诡计起来,真是了不得??!”

        元育心想道:“还好我老人家藏得也深,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六重伪装侠,现在老子的皮才被扒到第二层,后面还有的演呢!咱们的戏在后面。这年头,伪装的层次越多,隐藏的越久越深,才可能笑到最后!”

        “无生教主暴露的还是太早了??!看看人家血屠魔君,不光扒了你的皮,自己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泄露,依旧以核心成员的身份,参与后面的计划,到时候他有后手,无生教主不就少了一些机会?”

        “如今我们有难陀古蚁,有灵龟宝镜,有元屠剑气,宙光级别的遁法我们人人都会,进入封印的条件已经齐全。接下来和罗睺余孽死拼,只要获得封印内的地图,以及梵无劫道友,此行所需的条件我们就全部备齐。不但能进入罗睺的封印之地,找到诛仙四剑所留下的痕迹,还能打开大罗天!人人都有证道大罗的机会?!?br />
        “所以这一次,我们首要的目标,就是掠走罗睺余孽手中的计划和地图?!?br />
        “最完美的结果,当然是我们全歼罗睺余孽,为诸天除一大害,后面的计划照旧,大家各凭手段。其次的结果就是掠走封印内的地图,只有我们能进入罗睺的封印。最次的结果,也是我们的底线——是破坏罗睺余孽的计划,就算我们无法进入封印之地,也决不能让他们进入其中。若是他们真的有办法引动诛仙四剑,破坏封印,让毁灭魔神破封而出,我们都是诸天万界的罪人!”

        无生教主严肃道。

        血屠魔君冷笑的指向无生教主:“你还隐瞒了一件事!”

        “什么?”一众魔君纷纷转头看向无生教主,只见血屠魔君曲指道:“元屠剑气打造的后天灵宝雏形,也就是舍摩黎手中的仿制品诛仙四剑,只得了正品的一丝形似,根本不足以完成舍摩黎的计划,但他依然信心满满的发动,说明计划还有一部分,那就是罗睺余孽手中的底牌?!?br />
        “罗睺余孽手中必然有一丝得了诛仙四剑真正神髓的东西,只有得到这个东西,舍摩黎手中的仿制品才能神形兼备,有一丝成功的希望。也是因为这个东西,所以你们都在畏惧和罗睺余孽拼命,害怕他拿出真正的后手,让大罗都有身陨的可能,所以舍摩黎和巫主才转入暗处,不然舍摩黎一介大罗之身,就算横推过去,我们又能奈他如何?你只是想要骗我们过去,消耗掉他们的实力,暴露出他们的底牌,你们才好趁机抢夺!”

        “我都说了!我已经和他们翻脸了!”无生教主冷笑道:“我们之间没有信任,只有利用关系,反倒是我和你之间,因为同属冥河老祖门下正统,却还有一丝信任的基??!”

        “竟然毫不反驳利用我们消耗罗睺余孽实力的事!”梵无劫悚然道。

        元育瞥了他一眼道:“淡定,这是我们魔道的基本操作!”

        远处通明殿门口传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婆雅王的尸体打出了通明殿的大门,将里面的禁忌存在打退,终于空出手来。魔道一众魔君和佛门那些老僧对视一眼,达成了默契,元育冷笑一声来到通明殿门口,装作想要偷走婆雅王被撕掉的头颅的样子,却暴露了一丝遁法的空间波动,婆雅王头一扭,看向了元育所在的地方。

        元育磕磕巴巴道:“打扰了……路过的!”

        他从通明殿牌匾前通过,假装在建木所在的空间翘曲那里绊了一脚,狼狈的摔了一个跟头。

        驾驱婆雅王尸体的罗睺余孽,本想给这个老是给他们找麻烦的魔头一个好看,上去捏死这个老道士,却被元育将目光吸引到了建木嫩芽上,看到上面趴着的两只难陀古蚁,惊呼一声:“难陀古蚁!”当下不管狼狈逃窜的元育,伸手向建木嫩芽抓去,婆雅莫措祭起伯符妖鸟的头骨,准备收起这两只难陀古蚁。

        那边法净和尚看到婆雅莫措伸手抓向两只难陀古蚁,大急道:“这位道友为何如此鲁莽,若是让罗睺余孽抓到那两只难陀古蚁,我们就再也没有能牵制他们的手段了!”

        说罢,就要祭起紫金钵,要阻他们一阻。

        魔道的众人连忙上去拦下他,七嘴八舌道:“那两只蚂蚁没那么简单!”

        “三毒道人这厮坏透了!跟鲁莽根本沾不上边!”

        “这厮老奸巨猾,你且看他后面的算计!”顶点小说手机站 m.www.ivfhx.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 2019-06-23
  • 世界杯开赛以来最大一单:外卖小哥送300瓶啤酒驰援球迷Party 2019-06-23
  •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思想纵横) 2019-06-21
  • 中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录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31
  • 胆真大,一下子捅了6个“马蜂窝”! 2019-05-23
  • 王者之师人才济济 日耳曼战车能否打破卫冕魔咒 2019-05-23
  • “藏族院士”多吉:大自然是慷慨的,也是有原则的 2019-05-22
  • 即墨古城国际民谣季重启 Niladri Kumar、冯翔、沙棘草等您来 2019-05-22
  • 中国和巴基斯坦将合拍电影《天路》 2019-05-19
  • 网约车司机因接客时间起纠纷 持棒球棍殴打乘客 2019-05-19
  • 暑期档:国产战场史上最强 海外战场续集当道 2019-05-19
  • 地中海上漂了8天 被“拒收”的移民船终靠岸 2019-05-10
  • 人民日报:电商“扫黄”当协作 2019-05-10
  • 《送你一首吉祥的歌》 2019-05-09
  • 【高清】河北邢台:春日太行采茶忙 2019-05-09
  • 排列5今天玩上开奖 福彩3d布衣彩吧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 波叔一波中特百度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图 p3试机号近100期号码查询 体彩浙江6+118134期 腾讯分分彩稳赚技巧 高级三肖中特 彩票黑龙江22选5开奖查询 河北快三三不同号推荐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开奖信息 3d彩民网心水论坛 四川金7乐开奖大小走势图 3d图库